宋小女不要赔偿金 来日张玉环拿到赔偿,我不会要一分钱

  2020-08-11 16:12:49

“要抱,我觉得应该抱,这个拥抱他(张玉环)欠我太久太久了……”

田埂之上,50岁的宋小女回到曾经寄托着她少女梦想的南昌市进贤县枕头岭张家村,对着镜头说出了心里话。她特地穿上儿子买的新衣,将蓬松的头发仔细地梳起。

背井离乡、寄居海岛数十载,曾经白皙的肌肤被海风吹得黝黑,身材也不似年轻时清瘦,不过,张玉环终究一眼就认出了她。重逢时刻到来前,她提前吞下了几颗两倍于平时剂量的降压药,却仍压制不了内心的激动,晕倒在了相聚的家门前。

她的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因为这次的晕倒,重逢“草草收场”。

张玉环回家第一天,宋小女因激动过度昏倒。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8月4日晚间,躺在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宋小女对澎湃新闻说,见到张玉环的那刻,她内心是悲喜交加的,喜的是他终于自由了,悲的是,“他人虽然出来,却仍是一无所有”。

在被冤案侵袭的二十七年时光里,只上过小学一年级、曾经被张玉环“当作女儿一样”捧在手心的宋小女被迫长大——从未出过县城的她四处漂泊打工,又在遭受肿瘤折磨和养育儿子的双重压力下无奈改嫁。

如今,张玉环清白归来,宋小女又将面对她人生的第三次抉择。

这些天,宋小女被网友称誉为“中国好前妻”、“傲骨前妻”,但质疑也随之而来,有人说她是为了张玉环的国家赔偿到位后而来。

8月5日,宋小女当着张玉环申诉代理律师程广鑫的面说:“来日张玉环拿到赔偿,我不会要一分钱。”这是她人生的第三次抉择,早已经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