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名包比真包先上市 代购的爱马仕是假包?

  2020-09-03 08:31:24

假货一直是奢侈品牌的心病,特别是Louis Vuitton等头部奢侈品

近两年中国奢侈品生意如火如荼,假货市场也是如此。

据央视财经消息,上海警方近日破获了一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抓获制售假冒LV品牌包袋犯罪团伙62名,缴获制假设备30余台,假冒品牌包袋2000余只,各类原材料10万余件,涉案价值1亿余元。

在这起案件中,广州Louis Vuitton店员施某扮演了重要角色。据施某描述,犯罪团伙成员每次到店都会把所有型号手袋购买一遍,她早已发觉其中的不寻常。在利益的诱惑下,施某在明知对方制假的情况下利用工作便利,将到店的新品包袋在公开发售前加价出售给这个团伙,令假包常常可以同步甚至早于正品上市。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这些Louis Vuitton假包每只生产成本约为100至200元,批发给一级经销商的价格是300至500元,随后批发商再加价40%,以每只400至700元的价格分销至全国多地,甚至销往境外。造假团伙还在包里内置了NFC芯片,扫描后还能弹出品牌官网链接,而正版手袋中并没有这一设置。

无独有偶,巴黎警方于6月也破获了一起类似的奢侈品制假案件,同样涉及爱马仕前雇员和工匠,引发行业密切关注。

该制假团伙共10人,起初是包括两名爱马仕员工在内的三名男子策划了这一阴谋,其中一人是爱马仕皮革切割专家,他在离开爱马仕时,带走了机密文件和铂金包图样,另一人是负责皮料收购的爱马仕意大利子公司的前主管,得益于爱马仕原工匠的职位便利,他们从爱马仕工作室偷走原料,并向供应商购入同样的皮革。

这些用边角料、金属零件和工具偷偷制作的假包,随后以约2.3万至3.2万欧元价格出售,几乎是当时店内正品价格4.4万欧元的一半。

在2011年至2014年间,该团伙共制作了约148个假包出售给亚洲顾客,成交额超过400万欧元。

公诉人要求对团伙3名头目最高判刑4年,罚款10万至20万欧元,对其他团伙处以缓刑并罚款,爱马仕还提出了100多万欧元的赔偿要求。法庭将在9月24日对案件作出判决。

实际上,假货一直是奢侈品牌的心病,特别是Louis Vuitton和爱马仕等头部奢侈品牌,它们是制假售假团伙的首要目标。

2016年5月,Louis Vuitton曾与广州警方和迪拜警方联手,加上AACA打假团队的支援,查获一个年产值上千亿的造假团伙。2017年双方还联手协助湖南警方斩断了一条假冒Louis Vuitton箱包生产、物流、批发产业链,涉案金额高达两亿元。

2018年5月,Louis Vuitton又与阿里巴巴协助上海警方成功捣毁一伙生产销售假冒Louis Vuitton等奢侈品专销国外市场的犯罪网络,跨越4省市共抓捕犯罪嫌疑人29名,现场查获涉假产品11000件,初步估计案值1亿余元。同年,法国警方在当地查获一批制假团伙,涉案人员同样涉及爱马仕品牌内部员工,高仿手袋通过其分销渠道销往亚洲、美国及欧洲其他国家,涉及的高仿品价值1800万欧元约合1.45亿元人民币。

今年6月底,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还在洛杉矶国际机场截获逾3000件来自香港仿冒的时尚产品,包括Louis Vuitton、Chanel、Gucci和Fendi等奢侈品牌的手提袋、鞋子、太阳镜、体恤衫等,同等数量正品市值超过188万美元约合1283万元人民币。

有业界人士表示,随着打假力度的加大,假货市场已经濒临崩溃,但近年来的制假售假案件都与内部员工或前员工有关,不排除会引发消费者对奢侈品牌新一轮信任危机。2013年,Louis Vuitton就曾因为假货泛滥,而面临品牌价值下滑危机,令母公司LVMH决心寻找新的增长点。

更需要警惕的是,疫情的发生让消费者的观念也发生了改变,即便是预算充足的富裕消费者,如今也更愿意从奢侈品代购或者二手奢侈品网站上手中购买奢侈品,这显然为假货提供了巨大的市场。

消费者难辨代购的可靠性,专柜也拒绝对非专柜购买的奢侈品手袋提供验货服务,也拒绝承认二手奢侈品网站验货的合法性。

可以预见,无论是带有NFC芯片的Louis Vuitton新款手袋还是爱马仕的“原单”随时都可能无缝进入鱼龙混杂的奢侈品代购的朋友圈,这也是奢侈品牌最担心的事情。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疫情逐渐恢复,中国掀起新一轮奢侈品消费热潮。据时尚商业快讯,在七夕这个节点刺激下,Louis Vuitton上海恒隆广场店8月销售额预计在1.5亿元左右,日均达500万元,创下中国单店业绩新高。

截至目前,Louis Vuitton中国暂未对该事件作出回应。